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2022-06-28 06:44

迫使美国人应对气候变化的4个关键时刻

科学家们最早开始研究气候变化是在200年前,但推动有关地球温度的讨论的大多数事件和发现都是近年来发生的。以下是一些引起关注的关键时刻:

1. 早期的证据

The Keeling Curve tracks changes in the co<em></em>ncentration of CO2 in the Earth's atmosphere using data from a research station on Mauna Loa in Hawaii.

1958年,查尔斯·大卫·基林(Charles DavidKeeling)开始在夏威夷的莫纳罗亚山顶绘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水平,绘制出了著名的基林曲线,并每天更新。(他开始研究的时候,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是百万分之313;现在是420ppm。)

基林的测量提供了第一个毫不含糊、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正在增加。斯宾塞·威尔特在《发现全球变暖》一书中说,他的同名曲线“成为了温室效应的中心标志”。它刺激了其他科学家进行确证研究,包括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地球物理流体动力学实验室的长边绪郎(Syukuro Manabe)。然后,真部带领一个团队设计了第一个综合模型,该模型根据基林曲线推断出大气中二氧化碳增加对气候的响应。2021年,真部真部的研究为他赢得了一份诺贝尔物理学奖。

1965年,美国总统科学顾问委员会的科学家们首次提出了对温室效应的担忧,他们认为,持续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几乎肯定会造成重大变化”,从人类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是有害的。198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和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接连发布报告,对不断上升的温室气体水平发出警告,其中EPA的报告警告称,“全球变暖大幅加剧的速度可能比我们大多数人愿意相信的要快。”

因此,美国物理研究所指出,“气候科学家发现他们需要为记者、政府机构官员,甚至是一群参议员提供指导,这些人会乖乖地坐上几个小时,讲解温室气体和计算机模型。”

2. 吉姆·汉森作证

在EPA和NAS的报告以及其他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温室效应变暖的现实之后,国会就这个问题举行了一些听证会,并邀请外部专家作证。影响最大的一次发生在1988年6月23日,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炎热的日子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戈达德空间研究所的詹姆斯·汉森告诉参议员们,“1988年的地球比仪器测量史上任何时候都要温暖,而且“发生这种级别的意外变暖的几率只有1%……温室效应已经被探测到,现在它正在改变我们的气候。

《纽约时报》宣称,汉森的证词“以如此权威和力量敲响了警钟,世界经济过热的问题突然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Weart写道,汉森演讲的覆盖面太广了,“根据1989年的一项民意调查,79%的美国人回忆说听说过或读过有关温室效应的报道——相比1981年的31%有了巨大的飞跃。两个月后,老布什在竞选总统时宣称:“那些认为我们对温室效应无能为力的人忘记了‘白宫效应’;作为总统,我打算为此做点什么……我们会谈论全球变暖,我们会采取行动。

3. “一个Inconvenient真理”

An Inco<em></em>nvenient Truth, Al Gore and climate change

戈尔在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失败后,开始播放有关气候变化的科学和政策问题的幻灯片,制片人劳里·大卫和导演大卫·古根海姆将其改编为2006年的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

这部纪录片及其附带的一本书阐述了全球变暖背后的科学,并可视化地展示了气候变化对极地冰盖、海平面上升和极端天气等领域的潜在影响,最后呼吁采取集体行动。2017年的一项研究指出,有几个国家曾提议在学校使用这部电影作为教育工具,研究发现,观看这部电影增强了人们对全球变暖的意识,以及采取行动防止它的意愿(尽管可以说它加剧了在这个问题上日益加深的党派分歧)。

在这部电影上映十年后,它被广泛认为激发了新一代人思考全球变暖问题,甚至成为了气候活动家。这部电影全球票房超过5000万美元,并获得了2007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同年,戈尔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4. 极端天气

1-Hurricane-Katrina-9765725814 gallery14图片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预测,全球变暖的一个主要后果将是极端天气事件的数量和严重性的增加,而21世纪发生的一系列极端天气事件以非常可怕的方式引起了人们对这一预测的关注。

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淹没了新奥尔良80%的地区,造成大约1800人死亡。2012年,超级飓风桑迪(Sandy)袭击了从马里兰州北部到曼哈顿的海岸,造成价值702亿美元的损失,摧毁了65万所房屋,并造成至少72名美国人死亡。

卡特里娜飓风过后,工程师们在更高的高度重建堤坝,以应对海平面上升导致的风暴潮增加。这些措施可能在2021年飓风艾达袭击时保护了新奥尔良免受灾难。类似地,在纽约市,规划者们参考了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有关海平面上升的数据,以制定应对桑迪的方案,并“利用最新的气候科学来影响他们对城市未来从基础设施到社区准备等一切计划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