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2022-06-28 07:14

玛莎·米切尔:社会名流变成了水门事件的告密者

在民主党全国总部水门事件发生50年后,它仍然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争议之一。还有一个章节在几十年后仍然令人震惊:告密者玛莎·米切尔的故事,她泄露了丑闻的细节,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观看:水门事件

最健谈的人关于华盛顿的女人

Martha Mitchell

玛莎来自阿肯色州的派恩布拉夫,是一位保守而浮夸的名媛,她是司法部长约翰·米切尔的妻子,也是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的知己。到1970年,她也是美国最著名的女性之一。

玛莎一头蓬松的金发,极富传奇色彩的形象让她声名大噪,1970年11月,她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该杂志报道说,她“一生都有立即说出自己想法的习惯,是”自由派的嘲笑对象,也是许多传统共和党人在公众面前的尴尬人物。同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称她为“华盛顿最受关注、最健谈的女人”。她在华盛顿的绰号是“南方之口”。

《水门事件:新历史》的作者加勒特·格拉夫说:“她是一个大声喧哗、傲慢无礼、直言不讳的女人,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两极分裂的人物,在那个时代,大多数内阁夫人完全不为人知。”她是仅次于总统的全国最受欢迎的共和党发言人。

除了上脱口秀节目,玛莎还以偷听丈夫的电话和会议而闻名,这让她的丈夫和尼克松政府都很苦恼。更让他们愤怒的是,她经常在深夜打电话给记者时分享这些敏感信息,据传她喜欢喝威士忌。

玛莎·米切尔在水门事件中的角色

From left, President Richard M. Nixon, John Mitchell and Martha Mitchell as John Mitchell is sworn in as attorney general.

1972年6月17日的那个周末,玛莎陪着当时领导尼克松连任委员会的约翰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新港海滩参加竞选活动。就在那里,约翰接到了一个电话,提醒他有五个人在水门大厦被捕——据说是因为他授权非法闯入。

约翰前往华盛顿,将玛莎留在酒店,据报道,在安全助理和前联邦调查局特工斯蒂芬·金的监视下。约翰不在的时候,玛莎看了新闻,看到了其中一个被捕的窃贼詹姆斯·麦考德的照片。玛莎认出了麦考德,因为他是前中央情报局官员和竞选连任的安全顾问,最近还担任过玛莎的私人保镖。

闯入事件发生五天后,玛莎打电话给合众国际社(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的记者海伦·托马斯(Helen Thomas),后者在她的书《白宫前排》(Front Row at the White House)中报道了这件事。正如托马斯所写,玛莎告诉她,如果她丈夫不摆脱“肮脏的政治生意”,她就会离开他。托马斯还没来得及问更多,她就听到玛莎说:“走开。走开,然后电话就没电了。

托马斯打电话回来,但被告知玛莎“身体不适”。托马斯担心地写道,她打电话给约翰,约翰淡淡地回答说:“他说,那个小甜心。“我非常爱她。她对政治有点不高兴,但她爱我,我爱她,这才是最重要的。

根据托马斯的说法,玛莎声称金把电话从墙上扯下来,把她扔到地板上,并踢了她。托马斯写道,玛莎被劫持在酒店好几天,有一次,五名男子按住了她,医生给她注射了镇定剂。玛莎还告诉托马斯,她的手缝了针。

她回到华盛顿后告诉托马斯,“我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他们不想让我说话。

但这并没有阻止她。玛莎向托马斯和其他记者讲述了她的故事。尽管她直言不讳,但没有人对金或其他人提出指控;金否认了绑架指控。

托马斯写道,这个故事得到了相当多的关注——主要是在女性版。“也许编辑们认为,这只是又一次证明玛莎就是玛莎,只是因为它暴露了一段非常公开的婚姻中的裂痕。

丑闻的后果

Dick Perchlik, mayor of Greeley, Colorado, holds a

根据托马斯的说法,诋毁玛莎的努力马上就开始了,他写道,“回到华盛顿,行政助理开始暗示玛莎产生了幻觉,她精神错乱了,或者她只是喝醉了。

格拉夫说,她被忽略的部分原因是那个时代的厌女症。

玛莎·米切尔(Martha Mitchell)鄙视女权主义者,但她以自己的方式成为了一个女权主义英雄,一个不会被分配给她的传统角色所束缚的女人,一个说出自己想法却沉默的女人,《蝎子之舞:总统、间谍大师和水门事件》(Scorpions’Dance:总统、Spymaster和水门事件》的作者杰斐逊·莫利(Jefferson Morley)说。

尽管玛莎说她在加州发生了什么,但她相信约翰没有卷入任何不当行为,并在尼克松的“连任委员会”(总统)的民事诉讼中为他辩护。但1973年离开玛莎的约翰被判犯有阴谋罪、妨碍司法公正罪和伪证罪,并在监狱中度过了19个月。约翰告诉记者:“情况可能会更糟。”“他们本可以判我和玛莎共度余生。

后来被判水门事件同谋罪的麦考德,在1975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中支持了玛莎的说法。玛莎的故事是真实的——基本上这个女人是被绑架的,他说,为了不让她知道水门事件。

最终在1974年8月辞去总统职务的尼克松,后来将水门事件归咎于玛莎。他告诉英国采访者大卫·弗罗斯特,“我确信如果不是因为玛莎——上帝让她的灵魂安息,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是一个好人。她只是有精神和情感上的问题,但没人知道。如果没有玛莎,就不会有水门事件。

就在尼克松辞职两年后,玛莎死于骨髓癌,享年57岁。2017年,她的故事被详细报道在Slate播客Slow Burn上。

格拉夫说,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玛莎都被人遗忘了。她警告美国,这个国家即将被什么包围,但她被忽视了。她应该在我们讲述水门事件的方式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阅读更多:水门事件:谁做了什么,他们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