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2022-07-23 08:14

古代巴比伦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古美索不达米亚巴比伦王国在汉谟拉比(公元前1792年至1750年在位)的统治下繁荣发展。在这段巴比伦历史中,值得注意的是,考古学家已经找到了数万块楔形文字板,这些文字板详细描绘了这个古代王国(位于现在的伊拉克)的生活。

例如,有无数的合同记录了收养一个孩子、雇佣一个工人或购买一块田地。有些信件——有些只有邮票大小——可以让人们近距离了解家庭关系和王室责任。

加州州立理工大学波莫纳分校的历史学教授、《织工、抄写员与国王:古代近东新历史》的作者阿曼达·波德尼说,即使是汉谟拉比著名的“法典”,第一部有记录的成文法律,也提供了一个“了解日常生活的奇妙窗口”。

波德尼补充说,令人惊讶的是,汉谟拉比的法律并没有告诉我们很多关于巴比伦法律的信息,因为它们实际上并没有被颁布。“他们代表的是法庭上案件的先例,很多都与日常事务有关,比如农业、离婚、继承和奴隶待遇。

看:七沃历史上的世界宝库。

古巴比伦的家庭、阶级与社会

Colored etching of Ancient Mesopotamia's city of Babylon with tower and walls, 1790

历史学家对汉莫拉比时代巴比伦的人口数量没有确切的掌握,但很可能超过2.5万人。几个世纪后,它膨胀到10万多人,成为美索不达米亚最大的城市。

如果你走在汉谟拉比的巴比伦的街道上,你会看到两边都是带门的高大的泥砖墙。然而,门后是露天庭院,周围是房间和起居空间。外面的窗户很少见,但中央庭院提供了充足的光线和空气。

对巴比伦人来说,家庭是最重要的,大家庭经常住在一起。波德尼说,出于这个原因,巴比伦人很少卖掉自己的房子。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家族的墓地通常在院子下面。

波达尼说,古巴比伦社会是男权社会,但古巴妇女实际上比后来的文明国家如古希腊拥有更多的权利。她们可以在法庭上代表自己,拥有财产并将其传给子女,还可以担任祭司和官员的职务。

在巴比伦,男人很少娶第二个妻子,通常只有在第一个妻子不能生育的情况下才允许娶第二个妻子。

在巴比伦社会,阶级并不是固定的。当然,国王和他的王室成员排在最上面,其次是许多供奉巴比伦神的庙宇的祭司长和女祭司。但在人民中,地主阶级,即"绅士"和"平民"之间存在着流动,后者虽然自由,但可能没有土地。

奴隶属于监护阶级。虽然有些巴比伦奴隶是买来的,有些是天生的奴隶,但在很多情况下,奴隶制只是巴比伦的临时状态。如果一个平民深陷债务,他可以被他的债权人奴役,直到还清债务。其他的巴比伦奴隶是战争中的俘虏,他们的家人付不起赎金。

农业,工匠和贸易

在汉谟拉比的时代,这座城市的财富是以其大麦和羊毛的产量来衡量的,羊毛被织进纺织品用于贸易。

巴比伦的大部分农业用地属于国王或寺庙,但也有一些个人拥有和管理私人土地。挖渠、耕田、养羊等苦差事都由雇工和征兵来完成。士兵们也被分配土地作为服役的回报。他们不拥有土地,但他们的一部分收成是他们的工资和家庭的生计。

除了制作面包和啤酒的主要作物大麦(一种富含蛋白质和卡路里的温和啤酒),巴比伦人还会从高耸的椰枣果园收获椰枣,从较小的菜园收获蔬菜。古巴比伦丰富的农业资源是靠大量的手工挖掘的运河和堤坝系统从附近的幼发拉底河(Euphrates River)提供淡水。

成千上万的羊,巴比伦纺织业的源头,会在干旱的山麓吃草。剪羊毛发生在12月底和1月初,这是一项巨大的任务。波达尼说,巴比伦人称之为“拔毛”,因为工人们不是剪羊毛,而是从羊身上梳羊毛,就像羊在春天自然蜕皮一样。大量的羊毛被储存在皇家“拔毛屋”。

巴比伦妇女在纺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生产高质量的羊毛纺织品,并与邻国交换金属、木材、半宝石和建筑石材。

寺庙与宗教生活

巴比伦人信奉多神教,崇拜众多的神和女神。有些神是国家的神,比如马杜克,巴比伦的主要守护神,他住在高耸的神庙里。还有一些是家庭在简陋的家庭神龛里崇拜的个人神。

在整个城市,除了马尔杜克之外,还有供奉主要国家神灵的寺庙,如伊什塔尔、恩利尔、辛和沙马什。每座寺庙里都有一尊精心制作的神或女神雕像,只有祭司、女祭司和寺庙工作人员才能进入神的殿堂。

“这座雕像并不是神的象征;波德尼说,那是神。雕像每天要吃三顿饭,喝红酒和啤酒,还得戴上珠宝。每逢节日,大神们都会在街上游行。

法律与公正

Hammurabi, renowned king of the first dynasty of Babylon, with part of his laws, as depicted on a limestone votive mo<em></em>nument in London's British Museum.

汉谟拉比著名的严格的“法典”从来没有这样执行过——至少从现存的法庭记录来看是这样——但是汉谟拉比法典反映了巴比伦司法系统的复杂性。

每个巴比伦法庭都由七名法官监督,裁决由多数人的意见决定。如果有人向法院提起诉讼,法官有时会要求进行独立调查,并要求证人宣誓作证。

波德尼说,作为证人是件大事,因为每一份合同和商业交易都需要证人。“证人必须对众神发誓,如果他们被带到法庭上,他们的誓言就相当于说,‘如果我没有说实话,那就让沙马什杀了我。’”撒谎不值得。

巴比伦的法律制度包括禁止法官收受贿赂或偏袒富人的条款。即使是那些现代读者可能会觉得残忍的惩罚,也常常考虑到受害者的阶级。

例如,如果一个富人弄瞎了另一个同样富有的人的眼睛,那么犯罪者也会被弄瞎一只眼睛作为惩罚。但如果一个富人弄瞎了平民的眼睛,他会付给受害者60舍客勒银子,相当于6年的工资。波德尼说,对于平民来说,这笔钱远比知道袭击者也是一只眼睛瞎了更有价值。

波德尼说,这似乎是巴比伦人为其公平而自豪的一种制度。

战争和征服

在汉谟拉比的时代,战争的进行方式与后来的时代不同。在后来的时代,暴力而漫长的战争夺去了无数人的生命。

波德尼说,战争是精心策划的。如果邻国之间有边界纠纷,外交官们会决定开战的日期和时间。“一场战斗往往会决定谁赢。

在他登基的30年里,汉谟拉比找到了建立帝国的热情,在接下来的13年里,他征服了17个邻国和地区。在汉谟拉比时代,战争的一个特点是,军队会尽可能多地抓捕(不一定是杀死)敌军。那是因为战俘被扣押是为了索取赎金,这是一种利润丰厚的交易。

在这里,商人扮演了关键的角色。由于商人们到处旅行,会说几种语言,他们会支付囚犯的赎金,把他带回他的祖国。在巴比伦,如果家庭贫穷,付不起赎金,责任就落在圣殿身上。如果寺庙付不起,宫殿就会来偿还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