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2022-08-07 09:14

女人在古罗马扮演什么角色?

古罗马的女性,无论是自由的还是被奴役的,都扮演着许多角色:皇后、女祭司、女神、店主、助产士、妓女、女儿、妻子和母亲。但他们在公共生活中缺乏发言权。

他们在历史上也没有发言权。除了少数例外——比如在庞贝古城的墙上发现的女诗人Sulpicia的文字或一个女人召唤她情人的涂鸦——我们对它们的了解几乎完全来自罗马最精英阶层的男人的作品。

在许多文化中,古罗马女性的价值几乎只与她们的父亲和丈夫有关;大多数人在十几岁的时候就结婚了。罗马妇女不能投票,不能在政治或军事事务中直接发挥作用,也不能在共和政体以及后来的帝国管理中发挥官方作用。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诱人的迹象,女性——通常是那些最富有、受教育程度最高、家庭地位最高的女性——想方设法为自己争取新的权力和权利。她们有时通过影响男性生活来实现这一目标,有时通过要求在社会中扮演宗教角色,而很少通过获得一定程度的法律和经济独立来实现。

观看:《罗马斗兽场》全集现在,在线。新一集将于每周日晚9点在历史频道首播。

古罗马人写了什么布特的女性

“她非常聪明,是一个细心的家庭主妇,她对我的忠诚是她美德的一个明确的体现,”学者小普林尼在给他十几岁的新娘卡尔珀妮的信中写道,卡尔珀妮当时15岁,比他小25岁。

其他人对女性的描述则严厉得多。帝国早期著名诗人奥维德(Ovid)认为,女性的“原始性欲使她们失去理性”。罗马政治家兼律师西塞罗提醒陪审团,他们的祖先让女性“担任家庭教师(或监护人),因为她们的军师虚弱,或判断力薄弱。”马库斯·波西乌斯·卡托(Marcus Porcius Cato)是罗马共和国最受尊敬的政治家之一,他警告罗马人平等对待女性的风险,声称“从那一刻起,他们将成为你的上级。”

罗马讽刺作家尤维纳尔(Juvenal)在他写于公元2世纪的著名的歧视女性的《第六讽刺》(Sixth Satire)中提出了最尖刻的观点。他的抱怨包括:女性逃避任何冒险但有价值的事业。他们倾向于滥交,最令人讨厌的是他们敢于炫耀自己的观点。愿上帝保佑岳母有脉搏的人:“只要岳母还活着,家庭和睦的机会就没有了。”

观看“罗马:一个帝国的兴衰”历史库

模范罗马护士长

根据罗马成文和不成文的法律和社会法典,理想的罗马女人是一位主妇,她自己织布,监督家庭事务,为丈夫提供孩子、食物和良好的家庭管理,并表现出适当的谦逊。反抗这种刻板印象的女性往往会遭到排斥。

在古罗马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女性甚至没有拥有自己名字的权利,几乎都是用父亲姓氏的女性版本。所以盖乌斯·朱利叶斯或马库斯·特伦提乌斯的女儿分别叫茱莉亚和特伦提亚。如果有多个女儿,则用一个后缀来区分:大的是Julia Major,小的是Julia Minor,第三个是Julia Tertia。

宗教打开大门

The election of a Vestal Virgin by the high priest of the College of Po<em></em>ntiffs in ancient Rome. To be allowed entry into the order, a girl had to be free of physical and mental defects, have two living parents and be a daughter of a free-born resident of Rome. The Vestals or Vestal Virgins were priestesses of Vesta, goddess of the hearth. From Hutchinson's History of the Nations, published 1915.

虽然古罗马社会是由男性主导的,但罗马众神的万神殿却不是这样。古罗马人崇拜的三个至高的神中,只有一个是男性,众神之王朱庇特。另外两位是朱庇特的女儿、智慧女神和战争女神密涅瓦。

维斯塔处女——或维斯塔的女祭司——是这座城市最重要的居民之一。这六个年轻女子在青春期前被任命,并被要求保持贞洁30年,她们肩负着神圣的职责,比如保护维斯塔神庙的壁炉火(人们认为,如果火灭了,罗马也会灭),以及其他重要的任务,比如保护最富有和最显赫的罗马人的意志,比如朱利叶斯·凯撒。女祭司的宗教意义赋予了她们不同寻常的力量和影响力——她们偶尔也会使用这种力量,比如当她们插手从独裁者苏拉手中救出年轻的凯撒时。

罗马女性依靠男性的力量

极其有限的公共生活并没有阻止一系列精明的古罗马女性——她们都来自精英阶层——为她们自己和她们的男人创造出一些影响力。

罗马共和国最早有影响力的女性榜样之一是科妮莉亚,著名的罗马将军普布利乌斯·科尼利乌斯·西庇阿的女儿。她在一个军事和政治领袖的家庭中受到良好的教育和成长,在她的婚姻和作为一个年轻的寡妇在罗马社会中成为一个聪明的存在。她拒绝了别人的求婚(包括埃及法老托勒密八世的求婚),而是全身心地抚养她幸存的三个孩子。后来,当她的两个儿子格拉奇(Gracchi)兄弟(她称他们为“她的珠宝”)开始推行民粹主义改革时,她在公开场合坚定地支持他们,同时在信件中指导他们,有时也会斥责他们。“愿朱庇特一刻也不要让你继续这样的行为,也不要让这种疯狂的想法出现在你的脑海中,”她在给她的小儿子盖乌斯·塞普罗尼乌斯·格拉古斯的信中写道。两个儿子都被一个保守的罗马派系暗杀,但科妮莉亚对她的学识以及对家庭和国家的奉献都保持了广泛的敬畏和尊重。

对于小福斯蒂娜来说,她被皇权包围着:她是安东尼·庇护皇帝的女儿,15岁时嫁给了未来的皇帝马可·奥勒留,生了14个孩子,其中一个后来成为康茂德皇帝。福斯蒂娜是少数被授予“奥古斯塔”头衔的女性之一,这是女性所能获得的最高地位。当她陪同丈夫参加竞选时,她受到了军方的尊敬——她的丈夫似乎也很珍惜她,称她为“集中营之母”(Mater Castrorum)。她死后,马可·奥勒留为她哀悼,将她神化,然后以她的名字为孤儿女孩建立了一系列学校。

女强人遭遇反弹

女性的权力越大,她就越有可能面临来自男性的反弹。(福斯蒂娜当然也有批评者。)

罗马第一任皇帝奥古斯都(Augustus)的妻子利维娅(Livia)对她的丈夫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在一篇接近当代的文章中写道,奥古斯都会精心编制一份清单,列出他想要妻子提供的建议,这些建议经常凌驾于他的顾问们的建议之上。

尽管Livia致力于编织和其他女性追求,她还是招致了严厉的批评。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Tacitus)在他的《编年史》(Annals)中为子孙后代谴责她是“国家真正的灾难,这个国家对年迈的奥古斯都(Augustus)施加了如此大的控制,以至于流放了他唯一幸存的孙子”。不久之后,她就声名鹊起,不仅毒死了奥古斯都的孙子,还毒死了皇帝本人。

尼禄皇帝身边的女强人情况更糟。他的母亲、坚定的支持者阿格里皮娜(Agrippina)通过精明的手段获得了权力,主要是通过婚姻(也可能是谋杀),她也获得了奥古斯塔的尊贵头衔。但在努力将年轻的尼禄扶植为皇帝(并担任他的摄政王)之后,她承担了谋杀尼禄的竞争对手同父异母的兄弟布里塔尼库斯和他的继父克劳迪斯皇帝(她的第三任丈夫)的责任。尼禄本人密谋杀害她,就像他杀害自己的妻子Poppaea一样,后者也对他施加了强大的影响。

变化的状态

奥古斯都时代为女性的地位带来了一些最重大的变化。虽然未婚女性面临重罚,惩罚通奸女性的法律也变得更加严厉,但朱利安法律还允许生育至少三个孩子的女性免于男性的监护。

尽管我们通过男性的棱镜来了解这些女性,但她们的人性和多样性还是显现出来了。几个世纪过去了,古罗马女性逐渐从男性社会和自我牺牲的女性理想的长期阴影中走出来。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他们的故事却从他们和家人留下的文字和铭文的碎片中一点点浮现出来。